栏目分类
特色景点
旅游达人推荐
 
当前位置:
主页 > 地方民俗 > 万荣笑话 > 万荣笑话4(3)

万荣笑话4(3)

时间:2011-12-08 16:48   作者:admin   点击:

 

你叫娃打嘛

 

        这天,孙正德局长挨完批斗,胸前挂着大牌子回到家。五岁的孙女举着小拳头,学着造反派的J样子,尖声奶气地喊道:“打倒孙正德!打倒我爷爷!”老伴急忙给了孙女一巴掌,流着眼泪道:“人家打倒你爷爷,你怎么也要打倒你爷爷?”孙正德局长认真地蹲下,把头抵到小孙女胸前,说:“你叫娃打嘛。兴人家打,就不兴我娃打?”

 

批斗会上的悄悄话

 

        文教口召开批斗会,几十名“走资派”在台下站成三列横队,接受批判。孙正德局长今天好不容易和同村的文化馆董馆长站在一起。被囚禁了半年的孙局长很想了解家里情况,便和董馆长低声说开了悄悄话:“小董,我妈这一向身体怎样?”“老人家能吃能喝,身子骨挺结实。我前几天回去,见她在地里拾棉花哩。你放心!”“这就好。你给她说,我过几天就出来了。哎,小杨在机关吗?”小杨是文化馆搞摄影的。董馆长说:“在哩,你有啥事?”局长说:“我去年给了他一张我爸的像片底板,叫他给老人放一张相。我爸一辈子就照过这么一次像,三年前去世了,叫小杨千万别把底片丢了。赶紧放上张尺二的。你给我把像纸钱先垫上。”董馆长说:“这事你甭管了。我今黑夜就叫他放好,明天我给你送回去。”“小董,征征上学了吗?”征征是孙局长的小孙孙。“征征上了一年级,还考了第三名。”“小狗日的……”孙正德局长由衷地笑了,“你回去代我给娃买上两根铅笔。”批斗会仍在激烈地进行着。

 

有没有作风问题

 

        又一次批斗会上——“孙正德,你有没有作风问题?”“有”“几个?”“一个!”“多少回?”。“没法说。”“跟谁?”“王冬青--我老婆!”

 

坏分子嘛反革命

 

        孙正德局长胸前挂着“坏分子”的牌子,低头弯腰正在接受造反派的批斗。这时,有个小学生走到他跟前,指着他的眉眼说:“反革命!反革命!”孙局长听到后,瞅了小学生一眼。用手指着胸前的牌子,低声说:“坏分子嘛反革命!坏分子嘛反革命!你跟上我念三遍:坏、分、子!记住,坏分子比反革命好,反革命比坏分子瞎。”

 

传单撤远些

 

        孙正德局长被强迫穿上戏装,押在汽车上游斗。那天县城逢集,街上人山人海,群众围住汽车看热闹。站在汽车上的造反派,一边喊着口号,一边往车下面撒传单。跟着汽车跑的小学生,挤着抢传单,几乎跌倒在车轮下面。孙局长扭回头,挣脱押他的演员的手说:“传单撤得远一些,传单撒得远一些嘛!”又对下面抢传单的小学生说:“小同学离汽车远一些,再远些,小心汽车碰了你,注意安全。快找你们老师去。”

 

病入膏盲

 

        文教局长孙正德,在“文革”中接受批斗。他不卑不亢,风趣幽默,很得群众赞赏。有一次批斗会上,一个教育口的造反派头头高声喊道:“孙正德,你一贯执行资产阶级的教育路线,已经病入膏盲……”孙局长听到这里,急忙抬头纠正说:“哎哎,病入膏肓,huang,不是病入膏盲。肓是亡下月,盲是亡下目,记住。这娃这娃识字太少,以后让他再进修一下。”

 

老虎死了还有张皮

 

        “文革”后期,武部长因武斗致死人命案,被判了三年徒刑。出来以后,不仅部长干不成,连工作也丢了,仍回家当他的农民去了,而且还成了刑满释放分子。可他不习惯,总觉着自己还是耀武扬威的司令,每天仍穿着那身黄衣服,在巷里游来摆去抖架子。妻子数说他:“落架凤凰不如鸡。你现在是落水狗,知道吗?快把那身黄皮脱下来给我下地干活去吧!”他却说:“老虎死了还有一张皮,总还能吓个胆小鬼。我这身司令服就是虎皮,穿在身上就有虎威。他们照样得巴结我。”

 

我回去给你重数

 

         介绍人给张二婶女娃说了个婆家,说是“家里有钱有权。他爸是公社武部长,屁股后头跟着好几个背枪的,神气着哩……”张二婶说:“甭提他爸,咱知道,那是个二齿。警备队骑大马——憨倬!①咱是想知道他娃的身份成规,你改天引来问问再说。”第二天,介绍人引来武部长的娃,张二婶便开口盘问:“这娃,你弟兄几个?”武部长的娃扳着手指头,数了好一会儿,突然抬头问:“算我爸吗?武部长!”张二婶不动声色往下问;“你家共有几口人?”他翻着眼珠想了想,冷不丁问道:“算那头大黄牛吗?健牛!”张二婶忍了忍,又问了一句:“你知道牛几条腿?”他摇着头说:“我数过,它尾巴圪抡圪抡,高低数不清。”张二婶叹了口气:“好啦,你回去吧。”他见张二婶对他不中意,出门又返回来说“二婶,你甭生气。回去叫我妈把牛尾巴拽住,我给你重数一下。”①倬,晋南话,过于自大骄傲的意思。

 

阁部长你也瞅热闹

 

        武部长这一天安葬父亲。正当午时,武部长披麻戴孝,相流满面,紧跟灵枢之后,边走边放声哭号:“哎——我爸呀!哎——我爸!”村里乡亲围立在巷道两旁,也都流下了同情的眼泪。出殡队伍来到大巷,武部长发现在地区当部长的老阎也站在路边人群中。他刚哭了半句“我爸——”便急步向前,掀起眼①,跟老阎打招呼:“阎部长,刚回来?你也瞅热闹?!”①孝子脸上遮一块纱布,晋南人叫眼罩。可以遮住干哭无泪的尴尬相。

 
Copyright © 2011 haoshanxi.com 版权所有
湘ICP备11017777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