栏目分类
特色景点
旅游达人推荐
 
当前位置:
主页 > 地方民俗 > 万荣笑话 > 万荣笑话4

万荣笑话4

时间:2011-12-08 16:48   作者:admin   点击:

 

埋小偷

 

        儿子外出才五天,三门峡公安局就通知他家去领尸,说是从死者衣袋一个信封上弄清了他们家的住址。这真是飞来的横祸。一家人大哭小叫急成一团。最后父亲说:“我去搬尸,你们在家准备办丧事吧。”父亲日夜兼程,来到三门峡,见尸体的头脸撕伤得血肉模糊,看不出眉眼,但从身高和衣服上确认出是他儿子。而且他身上还有他大舅从平凉捎的那封信。他就地给儿子买了一套寿衣,高价雇了一辆救护车,把尸体拉回来了。农村风俗,在外非正常死亡人的尸体是不能回村的。他们只得在地里搭了个灵棚,连夜打墓。媳妇和孙子穿白戴孝,并请了一班锣鼓和一队管乐,第三天就安葬了。半月后的一天半夜,儿子回来了。他用力拍着门环,爸爸妈妈妻子的名字喊叫几十遍,就是没人开门。他妈跪在当院,对着门外说:“好娃,我们知道你死得冤枉。可我们把你埋得也好着哩嘛,又有锣鼓,又有管乐。你快去吧,不敢再搅闹我们了。”他爸也跪在当院,一边烧着鬼票子,一边哭着说:“孩子,是我把你从三门峡搬回来的。是爸一手把你埋的嘛。你怎么又回来了呢?我们一家哭了好几天、到五期我再多给您烧些金条元宝。”他听了父母的诉说,在门外大声嚷道:“你们胡说些啥呀?谁说我死了?我这不是好好的从平凉我大舅那儿回来了?你快开门吧。我坐了一天汽车,肚子饿了。”此时他媳妇说话了:“爸,妈,不管他是人是鬼,都是我男人,我都和他继续过光景。”说着,扑塔拉开门闩子。见他是有血有肉的真人,一家人又惊又喜,媳妇高兴得急忙就做饭。说起前因后果,原来小偷在三门峡把他的提包偷走了,提包里有他一件新祆,袄布袋有他大舅的那一封信。一家人这才明白了,原来他们穿白戴孝哭哭啼啼敲锣打鼓地埋了一个小偷。他爸说:“这贼娃子替我儿子死了一回,我儿子将来肯定要高寿哩。我就权当埋了一个干儿子。”以后每逢清明上坟,媳妇总要给贼娃子坟上压一张纸,说是“他死得怪可怜,他媳妇还在家里等着他哩。他爸他妈还不知道他娃在这儿埋着哩。我权当是一个兄弟吧!”

 

狗尿的

 

        有个人走在大街上尿急了,又找不到厕所,便快步走到墙根,看看左右无人,急忙解开裤子,撒了一泡尿。正在系裤带,一个戴红袖章的老头来到跟前:“你怎么在这儿小便?罚款十元。”他系好裤子,便说:“这不是我尿的。“那这墙上是谁尿的?”老头问。“狗尿的。我见它尿的时候还翘着一条后腿。”

 

姓名学家

 

        有个先生认为自己精通姓名学,街上挂起招牌,贴出广告,专门给人起名字。这一天,来了两个人,都说家里辈辈世世人懦弱,常受人欺侮,想给孩子起个刚强的名字。先生先翻了几本书,又用笔在纸上写画了半天,然后摇头晃脑地说:“唐高祖的儿子叫李元霸,是一员虎将,为唐朝第一条好汉。秦朝末年,项羽起兵,自称为西楚霸王。他们都占了一个‘霸’字。”他扭过头对前面那个人说:“你孩子就叫一个字:霸!霸者,凶也!勇也!厉害也!坚强也!你看如何?”这个人苦笑了一下,说:“先生不能叫这个字。”先生有些不高兴:“为什么?”“咱家姓王。”“……嗅!”先生便对后面那个人说,“那你的孩子就叫‘霸’吧!”“我的孩子更不能叫这个名字。”“你家姓啥?”“我家姓……吉!”

 

正宗万荣县凉粉

 

        选选在县委门口摆了个凉粉摊。来县委办事的人多,出出进进断不了要吃他一碗粉,生意红火得很。不料,前天从荣宝镇来了一个卖给饸饹的榜榜,也把摊子摆在县委门口。荣宝镇饸饹是传统名吃,榜榜还挂了个“祖传荣宝镇饸饹”的横标,一时间吃的人特别多,顶得选选区的凉粉摊一下子就冷落了。选选十分不服气,“你卖牌子咱也会!”便也挂了个横标,上面印了几个大字“正宗万荣县凉粉”:“哼,你是‘祖传’,我是‘正宗’;你是小小‘荣宝镇’,我是大大‘万荣县’,看谁能敌过谁!”

 

来碗新局面

 

        端端到面食馆吃饭。服务员问他:“要肉炒面还是素炒面?”他说:“来碗新局面。”服务员说:“没有什么新局面。”他指着墙上“新局面”三个大字说:“那你们写在墙上干啥?”服务员抬头一看,不由得捂住嘴笑了。原来“努力开创新局面”的标语被撕掉了多一半,只留下“新局面”三个字。

 

汽车配牛

 

        有个人牵牛到镇上配种。找了半条街,也没找到配种站。正想返回去,忽然看见一个个大门上挂着个“汽车配件公司”的牌子。原来这是“汽车配件公司”,“件”字左边的“亻”掉了。他不禁犹豫起来:汽车怎么能配牛呢?正好这时从门里开出来一辆拖拉机,他便问司机:“这汽真的能配牛?”司机是个调皮鬼,看了看他牵的母牛,笑着说:“能!我这铁牛55就在这里边配的。”这个人一听,十分高兴地说:“好家伙,如今配种技术发展就这么快。几天没来,汽车就能给牛配种。”

 

幸灾乐祸犯

 

        毛主席逝世了,县上就作了条规定:停止一切娱乐活动。有家农民,整整忙了一冬一夏,准备给儿子办婚事,正好料理停当,看好的日子,就在这期间。结婚吧,县上规定不准许;不结吧,经济上损失可就大啦。狠了狠心,壮了壮胆:咱一个小小老百姓,就办这么一桩事,他总不能打成反革命吧。不料,就真出了事。有人报告,有人请示,有人批准,有人执行——公安干警,吉普出动,一副手铐,一纸逮捕证,将那位胆大农民,押到看守所。婚礼也就砸了锅。人犯好逮,罪名难定。翻遍法典,也找不下个合适的罪名。幸亏公安局长头脑聪明。眉头一皱,想下个罪名。于是,那个农民胸前挂个大牌子,拉到街上去游斗。群众一看,目瞪口呆,上写“幸灾乐祸犯”五个大字,连被批斗的那位农民,也觉得莫名其妙。

 

这可是杀场轨窦娥

 

        农历三月二十三,是县城传统古会,大街上人山人海。游斗孙正德局长的汽车一开到十字路口,就被人们围了个水泄不通。群众好长时间看不上老戏了,今天见汽车上有人穿着老戏的红官衣,歪戴着官帽子,帽翅还一闪一闪,不由地笑开了,有的人还拍手叫好。孙局长开始还能沉住气,后来实在憋不住,也扑哧一声笑了。这时,他老伴也挤到汽车跟前,指着他嘟囔:“哎哟,我以为伢你是坐监哩,原来伢该是当官哩。”又看了一眼他胸前的大牌子,“看把你兴得些,还戴这么大一个长命富贵百家锁。”说着,又从挎在胳臂上的竹篮里取出两个热包子,高高举起:“给你两个肉包子,刚买的,还热热的,快吃!”孙局长对她说:“这是挨批判哩,这可是杀场斩窦娥,还要你蔡婆婆撵着送饭哩。”

 

你就鼓劲批吧

 

       一次批斗孙正德局长的大会上,一个小学生质问他:“孙正德,你家庭什么成份?”孙局长不好意思地小声说:“贫农!”小学生天真地回头问主持会议的造反派头头:“成份好,还能批判吗?”孙局长连忙大声给小学生说:“成份好,本人瞎(坏)。你就鼓劲批吧!”

 

下一回给我垫一块手巾

 

        文教局长孙正德被剧团造反派在街上整整游斗了一天,疲惫不堪地回到剧团院子里。“牛鬼蛇神孙正德滚下来!”造反派喊道。孙局长揉了揉站麻了的双腿,颤颤悠悠下了汽车。一个演员给他卸了纱帽脱掉官衣。他摸着额头上被乌纱帽勒压下的深深的凹痕,说”“好家伙,压下一条壕。”有个演员说:“你才戴了一天”我们以前天天戴着受罪,你知道吗?”“你们头上练下功夫了,还垫一条水纱。”孙局长边说边揉着前额,“记着,下一回给我垫一块手巾。”

 

只会唱几回老薛保

 

        这一天,剧团游斗孙正德局长。几个演员给他穿了一件大红女官衣,头上歪戴了一顶圆翅狗官纱帽,胸前挂了个“牛鬼蛇神”的大牌子。打扮好以后,他抬起一只脚,问道:“靴子呢?”一个演员说:“靴子都是我们自己掏钱买的,你有吗?”他又问:“脸上不化妆?”演员们不由得笑了:“你还想化妆?是不是还想唱两句?”“我能对凑唱几句《三娘教子》,从前在村里闹过家戏。”“牛鬼蛇神,还想教训人呀!”演员们一齐数说他。他才不管这三七二十一,接茬说下去:“我不会唱三娘,只会唱几句老薛保,还是学下十三红的。”

 

 
Copyright © 2011 haoshanxi.com 版权所有
湘ICP备11017777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