栏目分类
特色景点
旅游达人推荐
 
当前位置:
主页 > 地方民俗 > 万荣笑话 > 万荣笑话2

万荣笑话2

时间:2011-12-08 16:40   作者:admin   点击:

 

看告示

 

        大街上贴出一张告示。同发不识字,不知道上边写的是啥,便问站在身边吃烧饼的果果说:“哥,这是啥呀?”果果看也没看就回答说:“烧饼!”同发忙说:“我是向那上边的黑点……”果果说:“芝麻!”同发忙又说:“我是说那黑黑的……”果果说“烤焦啦!”同发着急地问:“我是问那是干什么用的?”果果不耐烦地说:“告诉你,吃了肚子不饿!想吃买一个去,只管问,只管问!”

 

一个也没挣

 

       晋南人把破了叫挣了,就是挣破了的意思。除夕晚上,掌柜专门把杨相叫到柜房,正儿八经地说:“咱们做生意人,大年初一,讲究要说吉利话。比如;面起了不说起了,要说发了;饺子破了不能说破了,要说挣了。这就意味着咱们今年能发财,能挣下钱。记住,明天要多说几句吉利话。”杨相说:“掌柜,我记住了,面起了叫发了,饺子破了说挣了。”第二天一早,,杨相到灶房一看,一盆面没起虚,煮了一锅死面饺子,一个也没破。掌柜起了床,洗了脸,坐在柜桌旁边等着吃饺子,实际上是等杨相说几句吉利活。当杨相端上饺子,他便急不可待地问:“杨相,今儿个面和得怎么样?”杨相说:“没发。”掌柜有点扫兴,急忙再问:“饺子呢?”杨相说:“一个也没挣!”

 

我又给你塞上了

 

        掌柜起身送客人出门,杨相看见掌柜的尻子缝把绸单裤夹住了,便急步上前,用两个手指头捏住绸裤,款款地拽了回来。掌柜扭过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。杨相心里琢磨,大概掌柜嫌我把裤子拽出来,就又急忙用一个手指头顺掌柜尻子缝一抿,把绸裤又塞了进去,一本正经地说:“掌柜,我又给你塞上了。”

 

咱比王相更殷勤

 

        明天,铺子里请客。掌相对杨相说:“你明天一定要格外殷勤些。像人家王相就很有眼色,有一回当着客人面我往地上吐了一口痰,他马上就用冷灰盖了起来。明天你要能比王相更显殷勤,那可就给咱装人了。”杨相说:“掌柜你就放心,明天只管在客人面前吐你的痰。咱保证比他王相殷勤得多。”第二天,宾客盈门,高朋满座,掌柜喀喀喀干咳了一阵,正要吐痰,寸步不离的杨相急忙将手里准备好的一把灰撒进掌柜嘴里,笑着说:“王相等你吐下痰才撤灰。我不等你吐下就撒,比他更殷勤吧!”

 

埋娃

 

        掌柜的孩子不知得什么病,没气了。他叫创创把死娃埋了去。创创扑愣着眼问:“死了几个呀?”掌柜一听好不气恼:“放屁!有你这号问法吗?”创创抱屈地说:“我是说,要是死一个,我用背篓背;死了两个,我好用担子担;要是死上三个五个,不是就得套大车吗?人家操的好心,你反倒骂人家。”掌柜一听,气得要打创创。创创他爸老创忙上前去赔好话:“掌柜别生气!娃小不会说话,这回就饶过他吧。以后再有这号事,我去!”掌柜的顺水推船,就让老创快去把死娃埋了。老创埋娃回来,进门就埋怨说;“你家娃真难埋!我刨好坑把他往里一撂,他手脚动弹了几下,还不服气地哼了一声。我火了,狠狠给了他一镢头才不吭声啦。”掌柜急得说:“既然又活过来,你该背回呀?”“可走的时候你咋不交待呢!”

 

上下风

 

      掌柜准备出门,让杨相看看天气怎么样。杨相出了店门,到街上看了看,回到屋里对掌柜说:“掌柜,天上宁宁的(静悄悄的),地上平平的,天地都好着哩。就是有点风,不过风不大,是端风”掌柜问:“什么?端风?”杨相说:“我从地上拾了块半截砖往天上一撩,砖头端端落下来,不是端风是啥风?”“这憨娃,那不叫端风,记住,那叫上下风。”

 

进财出门,高升下来

 

        铺子掌柜挑选伙计。不求本事大小,只图有个吉利的名字。到年底,他筛来筛去筛出了两个伙计——一个叫进财,一个叫高升。初一那天接财神时,掌柜就把这两个伙计的名字大声叫上好几遍。他先走到院里。大声吆喝:“进财!进财!!进财!!!”高升在楼上回答:“掌柜,进财出门去了。”掌柜听了觉得很扫兴,改口又喊道:“高升高升高升!高升在楼上连忙答应:“下来了!下来了!马上就下来了!”

 

酒鬼说醉话

 

        一个人喝醉了酒,高一脚低一脚走到街上,一阵恶心,哇——吐了一大摊,吐在一人家门前的石狮子身上。主人说。“真讨厌,你这醉鬼怎么吐到我的狮子身上?你马上给我擦干净。”醉鬼说:“谁让你的狮子跑到我的嘴底下呢?”主人瞪着眼睛气得说:“真是岂有此理,我这狮子在这儿卧了几十年了。”醉鬼指着自己的嘴巴说:“我这张嘴也在这儿长了几十年了。”

 

浪费了一张膏药

 

        有个人非常财迷,他买下一张床,才发现床的长度比他短一尺。他舍不得花钱另买床,便把自己的两条腿都据了一尺,伤口各贴了一张膏药,睡到床上,这才觉着挺合适。第二天他三舅来了,说你这样做还是有些浪费。当时不该锯两条腿,只把脑袋齐脖子根锯掉,不是只用一张膏药吗?

 

原来你在说梦话

 

        老抠门正坐在屋里吃点心,长工正正推门进来,他连个让字都没有。正正便坐在他对面,说道:“老掌柜,我昨天下午在地里刨出一个瓦罐,里面满装着……好像是白铁疙瘩……”老抠门一听,心里就喜欢,顺手给了正正一块点心。正正吃完点心继续说:“我仔细一看,不料竟是银子……”老抠门听到这里,更是高兴,赶忙又递给正正一块点心。正正吃了第二块点心,嘴凑到老抠门耳旁说:“我把那罐银子用棉袄一裹,胳膊一夹,一直往回跑,准备到家分给老掌柜半罐……”老抠门高兴得把点心连盒塞到正正手里。正正吃完点心,拍了拍手,不慌不忙地说:“……我抱着银子罐正迈步进门,不料被咱的高门坎绊倒,把我给惊醒了。”“啊!原来你在说梦话呀!”老抠门气得两手打颤,一把夺回点心盒,可里面一块也没有了。

 

咱娃就等她四年

 

       安稳的娃八岁了,媒婆给娃瞅下个四岁的对象。八字属相都合,就是小四岁。他去和长工太林商量。“啊呀,年龄相差太多。”太林贬了眨眼,想了半天说,“二四得八。咱娃的年龄是他女儿的二倍,将来咱娃二十岁,人家女娃才十岁,哪能结婚?”“啊呀真的么。“安稳仔细想了半天,“这么办,咱娃等她四年再订婚,那时候两娃不就一般大了。”太林举着大拇指笑着说:“高!掌柜你真灵扎啦,这办法想绝啦!这么吧,反正要等,干脆让咱娃多等三年再订婚,倒时候他女娃比咱娃大三岁。人常说,女大三,抱金砖。一过门咱家可就发啦!”安稳大腿一拍:“好,就这么办!”

 

 
Copyright © 2011 haoshanxi.com 版权所有
湘ICP备11017777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