栏目分类
特色景点
旅游达人推荐
 
当前位置:

协同庆票号

时间:2011-12-07 16:44   作者:admin   点击:

 

 

b-xtq.jpg (7413 字节)

        该号财东是榆次聂店王家和平遥县王智村米家,咸丰六年(1856)创立于平遥南大街。协同庆票号最初资本仅 3万 6千两,而先已开办之大票号资本少则十几万两,多则二十几万两。尽管如此,协同庆且“以区区万金,崛起于咸丰末叶”。著名票号商李宏龄认为:这是因为“得人独胜者,厥惟协同庆一业”。

        原来协同庆之成立系两位青年干才推动之结果。先是刘庆和(字肃斋),因家贫,15岁辍学就商,曾在蔚泰厚票号学汇兑,后因太平天国革命爆发,江南大乱,各票号纷纷撒庄和裁减人员,刘便与同号好友孟子元离开蔚泰厚票号,并决心不再甘居人下,而另立门户。他们先经人介绍找到榆次聂店村富商王家,王家主持家务的王栋正愁办票号无合适人选,一见他俩曾在著名的蔚泰厚票号做过事,熟悉票号业务,是个人才,立即聘用刘、孟二人,由王氏联合平遥县王智村米家,二家共同投资办起了协同庆票号。王、米二家见刘、孟年轻,怕难当重任,乃请年长的陈谦安出任经理,刘、孟相助,刘、孟只好以忍为上,以图来日。陈老成持重,但缺乏魄力,主持号事二年余,票号业务平平,盈余不大。不久,陈去世,刘、孟得受重任。时孟年近不惑,财东以孟年长,先请孟任经理。孟为人开明豁达,知人善任,重视选拔人才,除刘为契友外,如陈子弼、雷文山、梁廷绍、温仲献、张星斋、雷润堂等,皆为干才。特别是对赵厚田,孟一见倾折,拔之寒素,予以重任而不疑。后来,赵冒险姑苏,急难兰州,奔波于成都、重庆二十余年,能使全局营业一直发达,皆赖赵氏之力。“得人者昌,政界固然,商界何独不然”!协同庆在孟氏的苦心经营下,日益兴隆。大局甫定,惜孟氏积劳病故,木克坐观其成。继任者刘肃斋,其人工心计,善运筹,凡孟所布置一仍其旧,营业发达,与年俱进,独以四川为最。赵厚田往来于成渝,酌盈济虚,信用特著。蜀中富豪几以该号为储畜府库。但刘之用人,以视孟之知人善任相去甚远,又以赵厚田能力过人,性情刚直,病其不附己,未免对赵稍有芥蒂,但还是以振兴协同庆在川票号的大局为重,起而用之,蜀地之业务,与赵推心置腹。由此看来,王、米二位财东对刘庆和的任用,也不失为知人善任。

        光绪十六年(1890),刘去世。时协同庆票号资望相当者颇不乏人,但财东独致电赵厚田,授以全权,出任总经理。此时协同庆已开业30多年,在北京、天津、张家口、开封、西安、上海、汉口、长沙、福州、厦门等31处设有分号。分号林立,伙友众多,且遍布各商埠,难免积弊丛生。赵上任后,首先裁节浮靡,滥竽充数者悉罢免,是人材者举而用之。不徇情不蔽贤。赵平时好读史鉴,每论古今中外兴亡之得失,辄中窍要。时中日纠纷迭起,赵尝谓:“国家粉饰,承平海疆,不久恐有事,决意举闽、粤各庄先行撤回,连号之不能自立者,亦拟分期裁撤,以免唇亡齿寒。”光绪十九年(1893)冬月赵一病不起。不数月中日甲午战争爆发,赵之忧深虑远,绝非偶然。赵氏去世后,财东王氏见协同庆日趋败落,赶忙抽走资本,另谋生财之道去了。协同庆成米氏一家独股。协同庆执事继起者,大率按部就班,已非应变之材。故不到十年,一误于连号之牵掣,再误干大肆铺张,号规难振,人心溃散,轰轰烈烈之事业竟一落千丈。辛亥革命爆发,协同庆各地分号经理伙计看大势已去,一个个趁机席卷而逃。所剩无几的财产也遭到乱兵抢劫。接着,一批批债主从各地涌到平遥总号,坐索存款。时财东米氏当家的人称“米七少”,被债主告到平遥县衙门。米先已得到风信,便携带其母潜逃到介休北辛武村冀家躲藏起来。冀家“笃信堂”当家的冀师曾与米七少系表兄弟,米氏寄人篱下,恶习不改,仍挥霍无度,吸食鸦片,只靠变卖财产维持,不久将祖上遗产变卖一空,就连豪华一时的楼阁院庭也拆卖成一片废墟。米七少与其母最后都在穷困中死去。股东王家,从票号抽出资本后,改为投资盐业、烟铺、杂货等,但无奈其后人不争气,无不染上吸毒嗜好,只有靠变卖家产为生,王氏最后一代当家人王奇,最后竟沦为乞丐,饿死街头。李宏龄对协同庆之盛衰感慨地说:“统观始末,其成败得失,皆系乎人,人存则举,人亡则废,凡事皆然。”

 
位于平遥南大街的协同庆旧址
协同庆院内
 
Copyright © 2011 haoshanxi.com 版权所有
湘ICP备11017777号-2